联系方式 Contact Us
028-87409888
成都市青羊区黄田坝
  |  News
产业分论坛三:中国上市公司在商业航空航天通航产业链的契机
2019-01-26 22:19

  主持人张伟:首先感谢主办方及陈慕鸿总的邀请,再次来到山西太原,再次来到晋祠宾馆,再次来到上市公司峰会,主持这次圆桌论坛。

  上午我们一起感受了精神盛宴,刚刚两个分论坛又让我们享受了思想大餐。总结起来,刚过去的2018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我们刚刚开始2019年,也将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我们即将处于,也并将长期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同时又将面临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危与机并存,在大趋势当中有小趋势,而在小趋势当中又有大机会。这是今天论坛总体的感受。

  即将开始的第三个分论坛,也是压轴的分论坛,将探讨上市公司如何把握商业航空、商业航天以及通用航空产业的机会。针对这个话题,我们将有六位重磅嘉宾分享和贡献智慧结晶。在这个行业当中,我们同样处在大环境之中,同样有大趋势的影响,同样有小趋势当中的大机会。如何把握大环境下的大趋势,如何从小趋势当中去发现大智慧,我相信,本次论坛的六位嘉宾将给我们作出精彩的回答。掌声有请六位嘉宾上台,他们是:中国知名国企改革专家、国资委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先生;北京理工大学博士、原广东海格通信002465)卫星通信部负责人罗常青先生;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信息所总设计师陈国辉先生;北京星箭长空测控总经理张益敏先生;武汉军代局长周顺先生;低空快线投资公司董事长李晨先生。

  这次主题论坛分两个:第一轮由每位嘉宾开放式地针对我们这个主题(中国上市公司在商业航空航天通航产业链的契机),结合自己所在的机构,作一个开放式的演讲。第二轮由我给每位嘉宾提问题进行互动交流。第一轮每位嘉宾的时间请控制在5分钟之内,一定是谈干货。第二轮我给大家提的问题回答时间不超过3分钟,希望能按照规则来进行,同时要让人听得信心满满。如果这个论坛还有剩余时间的话,我们会给时间进行台上、台下的互动。

  知名国企改革专家、国资委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谢谢,谢谢主持人。我平时主要做国企改革的政策写作工作,包括总书记的讲话、中央的文件,一般都由我负责。有幸到太原来,这么大规模的会议、这么多企业家,我想从国企改革的角度分享。

  2019年,国企改革的方向、重点,包括混合所有制、产业链这些问题,因为我们大的背景下,总书记在11月1日,在民营企业会议上的一个讲话,讲到国企,他说了一句话:不要把国有资产闲置了、浪费了。我从百度上查了一下,第一次把三个词放在一起,而且把“闲置”放在最前面。国有资产170万亿,大概闲置35%,有50万亿闲置。下一步中央还有大的动作,资本要流动起来、活跃起来,才叫资本。应该说,2019年是资本流动的一年。尤其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专门用了100个字讲了资本的问题,这很稀罕,过去没有过。资本的流动在国家的宏观调控中发挥作用。我们还得用2009年的办法,货币在2009年是极为活跃的一年,流动性很强的一年。对于我们在座的来讲,也是机会最大的一年。这是一个方向。上市公司是资本的流动一个重要的渠道,应该活跃起来。

  第二句话,我们在座的是航天航空。实行公司制以后,航天多个研究所都改成公司制了,都要走向市场了。那我们下一步怎么走向市场,怎么资产下海?尤其是航天这块公司化了,特别是军工企业的试点已经开始了,怎么走向市场,特别是公司化还没有破局。从航空来讲,公司化走得比较快点。

  我去年总结改革开放40年,我觉得航天航空明年市场化机遇更多,怎么走向军民融合,而且一开始就是搞混合所有制,就要搞重组,就要搞董事会,很多复杂的问题,本来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书就没有念,一下子和念初中的人一起干活,那压力是很大的,要补上改革这一块。近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个很重要的语言,2019年,新型制造业和新型服务业深度融合,尤其是服务业和制造业的融合。再一个,国企和民企的产业链,国企是大树,是树根,2019年,国企和民企因为产业重组,但是产业链上下游是要在近年突破的。

  我讲的几点和上面新的精神,与我们资本的流动、产业链的组合,结合起来谈谈我的看法。

  北京理工大学博士、原广东海格通信卫星通信部负责人罗常青:大家好,我叫罗常青,是北京理工大学,在博士期间就是从事航天、航空通信系统的开发。从业期间,大部分时间也是在做航天航空系统的产品开发,也比较契合商业航空和通航产业链的上市公司,原来的海格通信也是国内第一家上市企业,纯军工业务。

  给大家分享一个很小的信息。上午领导们都在说大趋势,中美进行产业和国家政策的对抗。其实,2018年是商业航天对中国很热闹的一年。整个中国39次火箭发射,104颗航天器放上空中,美国比我们少5次。但是39次当中,38次都是由航天科工和航天科技000901)集团来做的。在这个大背景下看到两点:第一点是中国的航空航天突飞猛进,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数量上)已经可以跟美国并驾齐驱。但是在另一方面,我们更多还是在概念阶段或者产品研发阶段。

  商业航空或者商业航天,大家肯定会提到美国的马斯克,他带动了中国的资本向商业航空航天转移。但是马斯克把商业航天的梦想分为三个阶段:第一,学会怎么造火箭;第二,怎么造火箭赚钱;第三,怎么造又好用又便宜的火箭,赚更多的钱。我认为,国内的商业航天跟美国的商业航天不光只是在产品的质量和技术性能上面存在差异,可能在阶段上,国内的大部分企业还是停留在我们学怎么去造火箭这个阶段。第二个层次,马斯克是花自己的钱,来造商业的火箭。中国目前无论是做小卫星,还是做火箭的,基本是投资人的钱。

  我分享这两个不一样的点,就是说中国的商业航空航天有机遇,但是我们要做一些产业的梳理。我们的机会在哪些地方?用资本驱动商业航空航天的发展,还是说走一条适合我们国家自己的产业基础和有独特优势的一条路径。我个人认为,我们跟美国最大的差异,首先我们要面向我们的应用,面向特殊的应用,跟我们航天科技有一些差异的应用的东西。

  我们航天航空一直在发射卫星,造火箭,商业航空是面向市场去挣钱的。所以,我们民用的上市公司的资本首先应该是调研用户的需求,有明确的用户需求的情况下,再去做技术的牵引和推动,最后才是资本的助力,发展一条适合我们国家商业航天或者商业航空的路线。

  通航,中国和美国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如果我们说中国的航空和航天跟美国的差距是1,那可能通航是2或者3这样的量级。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通航机场,我们做两三百美金就可以转场,国内已经兴起了很多通航企业,目前是靠补贴或者融资。目前来看的话,有机会,但我们还需要努力。

  中国上市公司在通用的商业航空航天这块有很大的机遇,但是要做好几项工作:第一是需求牵引,或者调研充分的需求。第二是通过国外的先进技术,积累技术人员,积累产品技术基础,打好内功。第三方面是通过商业资本,通过上市公司这些资本助力,加速发展。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信息所总设计师陈国辉:首先感谢主办单位和在座的来宾,我是航天科技集团下面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再下面一个信息工程研究所一名员工。航天科技原来和航天科工是一家,再之前还有航空航天部,那是中航工业,现在是航天科技下属的一个单位。我所讲的主要代表我个人的观点。

  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是一个事业编制单位,在2016年4月24日,经中央政治局会议批准,中央编办发文的一个科研事业单位,网上可以查到。这个院的首任院长是钱学森,也就是“航天之父”、航天创始人,在我们院工作了28年。从工作期间到退休之后,在院工作时间是最长的,军工代号是航天十二个院。

  这个院里面有四个板块:第一是钱学森业态,第二是智慧业态,第三是军民融合业态,第四是军工业态。在钱学森业态里有“钱学森之库”,举办钱学森论坛大会,还有各地正在布局落地钱学森学校等等。第二项智慧业态是利用航天天空地海一体化的优势这个科技技术,进行落地转化,为地方、部队以及企业,也就是我们说的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智慧城市这个板块。第三块军民融合业态在有关地方布局军民融合产业园,包括航天科技小镇,这个科技小镇里面又包括了航天太空小镇、航天文旅小镇等等。第四块军工业态就是利用航天的科技专利技术,支撑军队的发展和治理。

  当然,系统院之外,其他院还有好多东西,不属于我这块的,我就不多说了。像五院属于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是发射卫星。2018年发射卫星的数量比前几年总和还要多。2019年还有30多颗卫星要发射。五院已经成立了卫星应用总体部,下一步就是在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来应用。别的院内容还很多,时间关系就不再一一多说了。

  在太原召开这样的会议,产业转型升级助力上市公司,非常及时,特别是在太原召开,应该是切准了脉搏。下一步向能源大省和科技大省转型升级,好多专家讲得很到位。下面欢迎地方领导和上市公司的朋友,如果有可以合作的项目、技术,欢迎联系。我的手机号会务组都有。我们院还是系统院,最起码航天系统的十几个东西通过这个平台转化是没有问题的。有问题我们下面在切磋。

  北京星箭长空测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益敏:非常感谢组委会邀请我来参加这次峰会。我们公司成立于2003年,为什么在那个时间能成立?是因为大家都忘不了南斯拉夫大使馆的事件,就是因为我们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某个国家炸,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的武器、炸弹都实现不了精确指导。在这种背景下,我们2003年注册了这家公司,也是带着一种使命和责任,开始研制精准制导。2004年,我们的产品就出来了。随着发展,我们的精准指导炸弹惯性导航组建有十款已经列装部队。从2003年到现在,我们就主打惯性导航组建这一个产品,干了15年。从2014年开始,火箭军再研了一款产品叫腹部Ω驾驶,实现习总书记的实训、实战战斗设备。我们解决了不开车灯还要行军的问题。一直到2017年底,这款产品也已经定性并列装部队。因为是军工产品,有些保密的要求,不能说得更加详细。这两款产品、十个类型,从2003年开始研制到现在,一直为部队服务。

  但是,我们这个单位是有军工资质的民营企业,也存在着升级。咱们今天的主题是产业链的契机,怎么能抓住发展的契机,在军民融合响彻祖国大地的形势下,高品质的民参军,和军品服务于民间这个态势会越来越明确。我们要发展,机遇是高、精、尖、小。在2018年,我们确定了六大项、10个产品的项目,绝大部分都是国内甚至世界上都是没有的,也是根据我们的控制专业和技术,做的反恐直升机。现在国外有一款飞机打不下来,我们就模拟国外那一款信号供咱们部队使用。适用于军方来说就是反恐,它不适合远距离作战。作为民间,社会上用的,现在城市的高层建筑越来越多,消防灭火。这都是基于我们的测控技术、我们的专业特长研制出来的。尤其是在当前美国对我们的芯片生产卡脖子,芯片生产过程当中必须有的一个检测设备,咱们国家申请的是手电套。另外LEC的冷光板,应该是颠覆了大家对发光的认知了。因为现在咱们的灯光都是线发光,我们在LEC冷光板实现了面发光,薄膜0.5mm厚,甚至0.3mm厚,而且是冷光源,不发热,工作起来温度不超过35°,比LED还节能30%。这条生产线全球唯一的一条生产线就在我们那儿。另外,个人定位、净水装置,我们都已经落实,落实了六款项目,有10个产品。这也是我们在军民融合的形势下,升级发展的举措。

  武汉军代局长周顺:首先感谢主办单位和主持人给我们大家一个交流的平台,提供给大家一个共同分享的机会,从抗日战争时期,至今一直发挥着科技优势、制造优势、人才优势,为山西省经济腾飞贡献着重要的力量。军民融合是民营企业最为关注的一个话题。也是民营企业向民企参军最想破解的一道难题。进入新时代,如何走上军民融合发展之路,当一名合格的军工人,如何掌握装备采购之法,做一名合格的军工者,是我想跟大家交流的主题。我就民企参军之路跟大家作一些交流。

  充分运用需求牵引、计划调控、政策引导等多种手段,建立公开、公正、公平的竞争环境,充分发挥优势民营企业作用,引导社会资本有序进入装备建设领域,形成开放式的武器装备建设新格局,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2016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意见》,并把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2017年1月,中央决定成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习总书记亲自担任这个委员会的主任,另外还有三名中央政治局常委担任副主任。在我们中央的专门委员会当中,有四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在这个组织里是不多的,目前是唯一的。说明了它的重要性。2018年1月,习主席在第十九届中央军民融合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强调,要加快推进国防工业体制、武器、装备、采购体制、军品价格体制改革,彻底破除民参军、军转民的壁垒。2018年10月,习主席在主持第十九届中央军民融合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又特别强调,要加快降低准入门槛,优化付款、退税、资质办理等流程,不断提高众多的民营企业参与装备领域竞争的比例。

  这些信息反映什么问题?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今天,军民融合已经步入了快车道,民企参军进入了黄金期。希望各位企业家要很好地把握。所谓民参军,就是民营企业、民营资本和以民品为主的国防工业体系以外的国有企业、国家资本、科研机构、高等院校进入军工领域,从事军工行业。这就是民参军的准确定义。希望大家不要被社会上各种各样的说法忽悠了,以免上当受骗。

  民营企业如何进入军工领域?第一是投标,通过参加装备发展部、联合参谋部、后勤保障部和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装备部以及十一大军集团,包括所属的那些企业组织的招投标,直接参与。第二是合作,跟现有军工企业合作研制军品或者提供配套生产。第三,并购。咱们代表很多是搞资本运营的,兼并收购现有民营企业。第四,参股,参与高科技的军工企业的股份制改革。希望各位企业家们积极参与和关注。谢谢!

  低空快线投资公司董事长李晨:我们公司主要是做通用航空。我之前也为军工贡献了十年,干的跟张总的专业类型差不多,后来就做了通用航空。我想契合今天这个主题,我也看了参会人员名单,民航系统参会的比较少,我想跟大家分享民航通用航空到底有哪些商业契机。

  我讲一个概念,现在民航有一个提法,叫民航两翼,两翼齐飞。一翼是运输航空,一翼是通用航空,而且这两翼必须齐飞。运输航空在我国做得相对比较大,咱们现在已经跨入了民航大,但不是民航强国。我拿几组数据来分享一下。2018年,全国客运人数是6.15亿人次,已经位居全世界第二。第一是美国,我们比美国要少一些。用人均来比较,美国做到了人均2.4次出行,我们中国6.15亿,14亿人口,人均不到0.5。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出来,我们国家的民航发展空间还非常大。假如一人出行一次,我们就14亿。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有我们这样的发展空间,这就是民航给我们带来的市场契机。关键还有一点,我们是政委指导,民航只占用了全国空运的23%,而部队占了全国空运的70%多。所以,我们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但是我们薄弱的一点是通用航空,民航局把它提到了很高的层面,叫“两翼之一”。国务院在2016年38号文里,把通用航空定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我们民航运输航空的飞行员都是通用航空培养的,航空驾校就是一个典型的通用航空的业态。这块有几个大的商机。我们首先看在这38号文里,国家鼓励我们做什么。国家首先鼓励通用航空,飞机首先本性是交通工具,通用航空也有交通运输之能。在美国可以看到很多小飞机把客人短途运输,没有航班号,也没有售票系统,跟中巴车一样,坐满就走。在咱们国家有很多这样的刚性需求。我觉得通用航空的运输是值得大家关注的。第二,鼓励消费。在国外,很多飞机是私人拥有,并不是媒体上报道的赵本山的飞机几个亿。私人用的飞机非常便宜、非常简单,甚至是几十万元人民币,自制类的飞机就更便宜。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量。通用航空的消费市场也值得我们关注。第三,近两年,无人机市场尤其值得大家关注,它是一个发展趋势。另外,无人机也是军民融合的天然载体。还有,无人机目前还没有形成商业模式。包括京东、顺丰都在做的无人机物流,现在还停留在概念和试验。这块也特别值得资本市场去关注,希望资本市场能关注民航、关注通航、关注无人机,助力山西经济发展。

  主持人:感谢六位专家的干货。这个话题离我们很远,但其实离我们也很近。在座的可能跟我一样,没有从事这个行业,对这个行业还是比较陌生,但是这几个行业对我们又是那么近,因为这些行业在我们生活当中已经处处都在影响和改善我们的生活。我在主持这个论坛前面自己也做了一点功课,对什么是商业航空、什么是商业航天,什么是通用航空也做了普及。这次应该说是三个不同的领域。今天,这几位嘉宾从不同的角度给我们谈了干货版的分享。李董事长刚才讲的通用航空这个领域,我们在前几年做过相关的通用航空方面“十三五”规划,实际上也对我们的制度、政策也做了重新的梳理。我们也可以看到,在通用航空的领域,大部分还是在训练飞行,真正在商用飞行甚至是娱乐飞行方面,其实比例非常低,有非常大的空间。

  刚才六位嘉宾都谈到商业航空、商业航天、通用航空,这几个领域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但是我们又发现和其他国家来比较的话,我们还处于或者是刚刚开始发展的阶段。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我们现在的发展还不足,背后一定会有很多的制约因素和瓶颈,比如政策上的瓶颈,或者因为原先大部分是军工行业。未来这个空间怎么把它挖掘出来,满足我们军民的需要?我提一个整体上的问题,你认为这个产业链最大的机遇在什么地方?说一个行业或者一个子行业,或者一个小的产业。第二是制约它现在没有爆发式发展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第三是突破,使得它爆发式发展,最有效的手段是什么?

  知名国企改革专家、国资委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满足需求,从需求来选择机会。最大的阻碍是计划经济,因为你们这是计划经济体制内的。军转民的实质是计划经济作为市场经济。这个头脑改变很难。

  北京理工大学博士、原广东海格通信卫星通信部负责人罗常青:我还是谈我最熟悉的卫星通信。中国,包括全世界都在讲万物互联,我认为,跟万物互联,跟未来大的发展,最大的是物联网卫星,或者叫卫星的物联网应用,是最大的发展趋势。目前制约卫星物联网应用的点在,它是一个高投入、高技术含量,并且还是一个相对而言需要周期的,它是一个国家行为。从基础设施来说,几百颗卫星,或者大几十颗卫星,只有航天科工、航天科技这些企业能做。第三个问题,我个人认为,更多的还是从应用、从需求来说。因为以前,商业和计划最大的不一样,计划是创造出来的需求,商业是实际的需求。所以说,从互联网这块来说,是从物联网广域的,在某一些场景(地面)下没有取代的这些,使它形成产业链条,来倒逼物联网的发展。根据需求定制这个卫星。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信息所总设计师陈国辉:我个人认为,航天的卫星现在已经全球覆盖了。下一步,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就好像十年前的石油一样,现在听得很虚,甚至看不见,但是趋势已经到来。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在北京,现在有些朋友们在国外发展,他们就说,卫星应该全球应用,这已经是互联互通,这个时代已经到来了。前段时间我跟几个部长在一起谈论智慧路灯的项目,部长们就说到,如果能结合智慧路灯,这对中国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好项目。因为这个技术是我们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的技术,也就是航天五院。当时我在五院,从五院到十二院。我把原来的技术加以改进、提升,申报了专利,正常情况下就是这一个星期之内专利就要下来了。铝电池的寿命十年以上,灯头寿命二十年以上,每天供应十三四个小时照明没问题,带显示屏六个小时没问题。咱们自己的技术,自己的产品现在都是精确到20cm以内,利用到战争上,一个人都跑不掉。欢迎各位领导、来宾到航天社科院,随时和我联系,洽谈一些军民融合的项目和技术。另外,中央成立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这是我们在2015年和中国工程院联合成立的单位,向中央打的报告,被采纳。感谢!

  北京星箭长空测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益敏:我说两句话。第一,我同意李院长和落总的观点,一个市场,一个创新,根据市场需求,创新自己的项目和产品。这是首先的。第二个问题,实际上刚才周局长已经替我说了,就是资本的问题。尤其是军工的民企(私营企业)有好多的限制,就希望这些专家能出台好多的政策,解决这个瓶颈问题。所以说让军工的民营企业得到长足的发展。

  武汉军代局长周顺:我再给大家带来一组数字。我们国家“十三五”规划战略布局的100个大型项目,有40个关联了军民融合。应该说,范围很广,商机很多。但是我们如何选择,也是很关键的问题。如何聚焦在今天的论坛,航空航天这个领域来讲,要我个人给出一点建议的话,我想,是否从新材料或者是新材料企业入手,更多地关注。为什么这样说?新材料现在在我们航空航天领域,包括陆军的坦克、火炮装备制造当中都是比较稀缺的资源。新材料包括功能性材料、结构性材料、复合型材料,还有特殊纤维特殊材料,比如说铝合金、碳合金、石墨烯、聚乙烯等等。潞安的刘总曾经讲到他们产业链的延伸,现在生产了大量高新化工的产品,实际上这些在军工领域应用得还是比较多的。如果要聚焦到这个点,不妨试一试从这个方面入手。谢谢!

  低空快线投资公司董事长李晨:我就聚焦通用航空,通用航空的三大制约因素也是我们未来发展的三大机会。第一是空运管理,尽管空运管理更多是政策层面,但是在技术层面是一个很大的商机。第二是我们的基础设施比较落后,我们的机场数量太少,所以我们在通用机场的投资方面,也值得我们大家去关注。第三是飞行器,自主品牌太少,全是进口的,我们要避免走汽车的路,满地都是进口车。通用飞机希望有更多自主知识产权的飞机在祖国的蓝天翱翔。同时,我也祝愿通用航空在不久的将来,能够走进大家的生活,能够离大家越来越近。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李董事长,给我们提了三个方面的机会,这三个方面也恰好是制约我们现在发展的三个短板,短板其实就是我们的空间。

  时间关系,我已经非常压迫每个嘉宾的时间了,每个嘉宾在发言的时候已经非常干货了,但是我们的时间还略有超时,但是也是值得的。台下还是有很多的嘉宾有很多希望跟我们台上嘉宾进行交流的方面,我希望下来之后,我们还可以进一步交流。所以,最后这个问题我们就省了,希望各位在会后还可以进一步和我们的嘉宾交流。最后,用掌声对我们的六位嘉宾表示感谢。同时也为一直坐在这里的观众、嘉宾表示感谢。谢谢!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80207

      新濠天地,澳门新濠天地

中航工业成都新濠天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进入企业邮箱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黄田坝 冀ICP备10017901号-1 友情链接 技术支持:澳门新濠天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