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Contact Us
028-87409888
成都市青羊区黄田坝
  |  News
发射场资源或困扰商业航天脚步 调查
2019-02-11 07:24

  这意味着,并不宽裕的航天发射工位,日后将面临着愈发密集的航天发射需求的挑战。

  这一年,我国航天完成39次航天发射任务,发射次数首超美国,由此成为几十年来的航天时间表上里程碑式的一年。

  其中航天科技37次发射,航天科工1次,民营航天1次(“朱雀一号”,卫星未能进入预定轨道)。

  目前,我国建有酒泉、太原、西昌、文昌四大航天发射场。其中,由于文昌卫星中心只适用液态燃料发射,自2014年竣工以来,仅执行过3次发射任务。

  按照2018年的发射速度,酒泉、太原、西昌这三个发射基地平均每月至少会进行一次发射。尤其在1月份、12月份的发射高峰期,酒泉、西昌基地的发射量高达每月2-3次。

  与此同时,民营商业企业逐渐加入这支“起飞”的队伍。2018年民营商业航天公司星际荣耀和零壹空间发射的4枚商业火箭成功升空进入亚轨道飞行。

  这意味着,并不宽裕的航天发射工位,日后将面临着愈发密集的航天发射需求的挑战。

  相比之下,在绝对数量上,美国拥有更多的发射场地资源积累。不仅布局有肯尼迪航天中心、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范登堡空军基地、斯坦尼斯航天中心以及瓦罗普斯飞行研究所等大型航天发射场,并在原有发射基地的基础上,建有一定数量的发射工位,仅肯尼迪航天中心的发射工位就有几十有余。除外,还在机场基础上建有亚轨道发射场。

  2007 年,SpaceX 向美国空军租赁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的 SCL-40 发射台,主要用来执行“猎鹰 9 号”的近地轨道、同步轨道发射任务。

  时隔七年(2014 年),SpaceX 与 NASA 签订了一笔 20 年的租赁合约,租下了同样在卡纳维拉尔角的肯尼迪航天中心39号航天发射场LC-39A发射台(当时被 NASA 封存)。

  签约后,SpaceX 更新了组装车间、运输道路和发射架,并建设了回收场,用来发射“猎鹰 9 号”的载人任务与“猎鹰重型”火箭。与此同时,NASA 每年可以节省 100 万美元的闲置发射场封存维护开销。

  在此之前,SpaceX还于2011 年向美国空军租下加利福尼亚州范登堡空军基地 SLC-4E 发射复合体,到 2019 年截止,主要用来发射极地轨道和太阳同步轨道任务。

  显然,在2014年刚起步的国内民营航天环境下,研发火箭成品、探索商业模式是当下民营企业发展的首要目标。

  不过,处于第一梯队的蓝箭航天、星际荣耀、零壹空间等民营商业火箭公司已经迈进了国家发射场地的大门。

  时至今日,蓝箭航天已经拿到国内第一个中国民营运载火箭发射许可证,成为国内最早取得行业全部准入资质的民营火箭企业。

  零壹空间和星际荣耀公司也表示,国家相关部门主动邀请民营航天企业进入国家发射场进行发射。于是便有了两家公司第二枚商用亚轨道火箭相继走进国家发射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进行第二次发射的机会。

  对此,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计划部计划处处长贾立德表示,中心首次放飞民营商业火箭是我国航天产业商业化的具体体现,印证了未来我们国家航天发展大的战略将我国民营商业航天发射进行“规范管理,有序引导”,从而纳入国家统一的管理体系。

  同时,中心党委书记纪多认为,承担民营商业航天发射是中心“建设世界一流航天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中心将建设成为既有载人航天发射也有卫星发射,既有液体、固体火箭发射也有民营商业航天发射的一个全面的综合性航天发射中心。

  往前追溯,2017年12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意见》。意见提出,在加强军民资源共享和协同创新方面,《意见》指出了在确保国家秘密安全的前提下,编制和发布开放共享目录清单,分类推进科技创新基地和设备设施等资源的开放共享,推动军工重大试验设施向民口开放和统筹使用。

  在这一层面,国家早有安排。民用航天发射审批文件在2013年便于国防科工局网站发布。在这之前,《民用航天发射项目许可证管理暂行办法》也已发布,并自2002年12月21日起施行。据了解,目前由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对民用航天发射项目实行统一规划和管理,负责审查、批准和监督民用航天发射项目,目前的审批期限是20个工作日。

  零壹空间方面表示,公司于2018年10月份通过了现场检查,并取得了审批材料中比较关键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同时该公司指出了国家建设综合性航天发射中心的便利性:首先,国家发射场有成熟的厂房、发射工位、测控大厅等基础设施,有严格的安全把控和完备的后勤保障,为民营企业的发射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节约了时间和成本,这将有助于商业航天企业和产业的发展;其次,建立商业发射中心是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重要举措,为我国国防军队建设和国家综合实力提供了强大的助推剂。

  在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新时代背景下,打通军民两大体系,实现军民融合深度融合已是大势所趋。

  原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总体设计部设计师完颜振海认为,对于未来的商业航天发展而言,考虑建设专用的商用发射基地是件好事。目前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做法是直接划定一片区域建设商业发射工位,航天科工火箭公司也正在建设他们的固体火箭发射工位。

  不过,他表示,建设发射场是一个大工程,需要谨慎地进行论证与实施。与国家队发射任务相比,民营商业发射的诉求在于:开放、便捷与低成本。从这一方面来讲,需要国家从政策法规、运营模式、服务理念和配套设施等方面进行顶层规划与设计。

  星际荣耀总裁彭小波更是直接表达了与国家任务火箭共享基础设施,建立一套开放的基础设施使用规则的愿望。在他看来,既往的国家任务火箭当中,我国已经积累了很好的重资产基础,商业航天完全可以与之共享这套基础设施,毕竟如果再从头来建设一次的话,对公共资源是巨大的浪费。

  只不过,由于商业航天是新生事物,很多事情以前没办过,经常遇到第一次要办某事情的情况,具体的流程和计费应按何种标准,需要一个探索的过程。据此,彭小波希望无论是政府还是军方的主管部门,能够把各项环节尽量地简化,确保高效率地运行。

  对于民营企业来说,进入国家发射场,除了资金以及政府的审核与环境影响评估,尤其需要服从国家的统一指挥。

  星河动力CEO刘百奇表示,我国现有发射场任务饱满,很难满足未来商业航天的蓬勃发展,发射工位的商业化正是航天商业化的一种模式。不过由国家主导建设发射工位,作为对商业航天发展的一种支持,有利于促进整个行业发展。

  “未来蓝箭的朱雀2号很有可能在自己建设的发射工位上进行发射”,在蓝箭航天CEO张昌武看来,国家发射场正在牵引商业火箭企业推进发射工位的商业发展,通过商业化路径的发展,确保工位利用上避免“杀鸡用宰牛刀”式资源浪费的同时,保障商业火箭和国家火箭双方的发射需求,最大程度合理利用航天领域资源。

  实际上,星际荣耀和零壹空间这两家商业民营火箭队都曾到海南文昌卫星发射中心就商业卫星发射问题进行多次沟通,中国科学院空天信息研究院海南研究院执行院长杨天梁表示,两个公司提出了建设商用航天卫星发射基地,或在文昌卫星发射中心开放商发工位的构思。

  不仅仅是文昌发射基地。2018年4月,山西省国防科技工业计划推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建设全国创新示范基地,在成立商业卫星发射公司、建设商业卫星发射园区、卫星和火箭装配和测试生产线、军事文化展馆和航天科普馆等方面进行探索。

  不过,即便2018年已有多家商业航天企业进行火箭发射,但目前整个行业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真正的商业化还没有实现。

  零壹空间方面指出,近期将在固体火箭领域深耕细作,打通全产业链,尽快实现商业化。等商业化实现了以后,希望能牵引整个行业,在国家相关主管部门的引导与监管下,建设商业发射基地。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现阶段讨论商业发射基地为时尚早。毕竟2018年正值北斗年,而且文昌去年零发射。

  据专业网站统计,2019年中国的轨道发射计划次数与去年差不多将近40次,其中承接了埃及、沙特等国际发射订单,也有面向教育市场、科学研究等“赋能”行业类订单,还有“捷龙”等小火箭。

  目前,蓝箭、零壹空间、星际荣耀都已瞄准2019年进行首次入轨发射,翎客航天则提出了在2020年首次发射能垂直起降的回收式火箭。此外,这些火箭公司也正在与民营卫星公司进行合作,包括天仪研究院、九天微星、国星宇航在内的卫星领域民营公司正在规划部署各种包括用于通信、遥感等用途的卫星星座。

  第一时间获取位置服务与空间信息领域新鲜资讯、深度商业资本观察,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3sNews」or「」,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3sNews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泰伯智库是泰伯研究院的在线服务平台。泰伯研究院是中国领先的空间科技商业研究与咨询机构,主要从事政策与产业、投资与融资、技术趋势、行业应用、以及企业对标等方面的研究。联系电线。

      新濠天地,澳门新濠天地

中航工业成都新濠天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进入企业邮箱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黄田坝 冀ICP备10017901号-1 友情链接 技术支持:澳门新濠天地
网站地图